得到
  • 汉语词
  • 汉语典q
当前位置 :
抱养的孩子靠不住
更新时间:2024-02-24

一、无子抱养

抱养的孩子靠不住

三十年前,钟山脚下的钟运召,娶回邻村马草兰为妻,不知是否老天爷有意和他们开玩笑,安排这对命运相同、都有缺陷的男女结合在一起,造就了一对苦命鸳鸯!钟运召和马草兰结婚有六七年了,夫妇俩望眼欲穿,马草兰的肚子却始终不见动静。

医院里,钟运召夫妇看了检查鉴定结果后,两个人当时都慌得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因为鉴定书上说,男方少精冷精,女方先天性发育不全,没有子宫,终身不能受孕生育。这时,夫妇俩好似遭遇晴天霹雳,都吓得忍不住哭了。他们问医师还有没有救?医师摇头打了个比喻说:“男女双方都有先天性的生理缺陷,就好比农田里没有播种子,施再多肥料也长不出庄稼来,没有救啊!”专科医师建议说:“这样吧,也许我的技术不过关,检查不到位,有误诊的可能。建议你们再到省城或京城有关专科大医院检查检查。人家设备先进,技术高明,说不定有补救的措施,还有生育的希望呢。”

按照医师的建议,钟运召和马草兰夫妇带上足够的费用,马不停蹄地来到省城医院检查,然后不放心又转身踏上了京城的列车。结果省城、京城两家专科大医院医师检查结果和市区那家医院医师完全一致:男方少精冷精,女方先天性发育不全,没有子宫,终身不能受孕生育。三家专科医院专科医师检查的都是一样,这令钟运召夫妇彻底绝望了。夫妇俩从京城回到家后抱头痛哭,埋怨上苍为什么不长眼睛,让一对各有生理缺陷的苦命人结合在一起呢?难道这就是姻缘、宿命吗?

作为男人钟运召,还是想得开一些,他擦擦眼泪宽慰妻子道:“草兰,别为这事伤心、悲痛,世界上终身不育,无子女的夫妇多得是,人家不还在好好的活着吗?咱们不生孩子也别绝望,到时遇到有舍弃孩子的家庭,我们抱养一个就是了。只要我们疼爱他,对他好,把他当成亲生子女看待,他(她)长大了照样孝敬我们,为我们养老送终。退一万步说,现在国家政策好,政府办有养老院,我们万一抱养不到孩子,将来就进养老院照样享福。”

马草兰哭泣说:“运召,你说得倒轻巧,现在夫妇俩都只一个娃,看得比熊猫还金贵,谁愿舍弃让咱们抱养啊?有句老话道:‘子要亲生,田要亲耕。’抱养别人的孩子你对他(她)再好,长大了还是靠不住啊!”钟运召不以为然地摆摆手,道:“靠不住也没关系,我刚说了,进养老院享福呗。”

“唉!也只有听天由命,命该如此啊!”妻子马草兰扯起袖口擦了擦眼泪说。

抱养孩子的机会终于来了,钟运召听说一个远房亲戚已有两个男孩,他很想要个女孩,于是就瞒着村干部和乡里计生领导偷生了第三胎。谁知婴儿出生后还是一个“二百五”,两口子很不满意,认为:男孩多了负担重,将来要为他们个个操心吃穿、读书找工作、结婚、盖房、立家等等,做父母的经济受不了,苦头吃不完啊。因此,夫妇俩想把婴儿找个主儿送出去。

钟运召夫妇得到这个消息后,赶紧找上那个远房亲戚,说要抱养他们的孩子,并当即拿出1万块钱作为亲戚女人生子的痛苦费。远房亲戚见钱眼更开,爽快地把婴儿给了钟运召。

回到家后,钟运召高兴地说:“草兰,不管怎么说,我们有孩子了。从今后,咱这小家庭就增添了生活气氛和幸福乐趣。只要我们把他当着亲生儿子看待,在吃穿用上尽量满足他,不让他受到半点委屈、吃上半点苦,他长大后会知恩图报,孝敬我们,把我们当着他亲生父母赡养的。”

妻子马草兰说:“运召,你别自信得太早了,这孩子将来是铁心、孝心,你我都说不准哦。运召,是好是坏暂且别说,先给孩子取个名吧?”钟运召沉思默想了片刻,说:“草兰,今天恰好是中秋节,我们姓钟,这娃就叫‘钟秋节’好吧?虽然‘钟’与‘中’字不同而音同,听起来挺顺耳呢!”马草兰点头道:“好,就叫他‘钟秋节’吧。”

村里左邻右舍和亲朋好友听说钟运召夫妇从远房亲戚家抱回一个胖小子,都带上礼物登门道喜,祝贺钟运召夫妇时来运转有了孩子。村主任和妇女主任考虑到钟运召夫妇生理上都有先天性缺陷,终身不育,现在快40岁人了才有机会抱养一子不容易;便从人性化考虑,主动到乡派出所、计生办反映钟运召夫妇的特殊情况,为钟秋节办理了户口手续。钟运召夫妇感激不尽,千恩万谢乡村好领导。

马草兰的娘家母亲听说女儿抱养了一个孩子,也喜泪盈眶地登门看望。她语重心长地嘱咐女儿道:“草兰呀,你今年就38岁了,这些年来,妈我为你不能生育操碎了心,每每想起你的命运,妈我眼泪就不干啊!现在好了,不管是亲生的,还是抱养的,总归身边有了孩子,有了希望啊!草兰呀,你可要把小秋节当着亲生儿子看待,精心抚养,关心冷暖,长大后,再穷再苦也要供他读书。将来有了出息也是你钟家的名望啊!”

马草兰回道:“妈,您放心吧,女儿我就是吃糠咽菜、砸锅卖铁也要把小秋节养大成人,供他读书,希望他将来有个出息。”

为把抱来的孩子抚养成人,钟运召夫妇都把精力花在小秋节身上,二人换着抱,换着哄,买些对身体健康有好处的进口奶粉喂养他。夫妇俩像一支温度计,时刻掌握着小秋节的饥饱和冷暖。晚上睡觉,两个大人睡两边,小秋节睡中间,生怕他滚到床下了。这小秋节不知为什么,在三四个月时,晚上总是不睡觉,闹夜哭到大天亮。钟运召夫妇怎么哄他,他也不睡,哭闹得夫妇俩精疲力竭,身体消瘦。无可奈何,钟运召才想起了信迷信,跑到外乡把一个叫何仙桃的巫婆接到自己家为小秋节治闹夜。

何巫婆进门后,先坐在凳子上无动于衷不说话,心领神会的钟运召赶忙倒茶奉烟,塞上200块钱,何巫婆才开口说话,她叫马草兰把孩子抱出来看看。何巫婆看了小秋节后,就装神弄鬼地在堂间、房间跳弄起来。忽悠了一阵子她对马草兰说:“你这婴孩的阴魂被偷神娘娘收走了,你们赶快到观世音庙许个愿,祈求观世音菩萨指令偷神娘娘尽快还子于你钟家。”何巫婆还建议钟运召多买几张大白纸,在上写着:

“天皇皇,地皇皇,我家有个哭夜郎,过路君子读三遍,我儿一夜睡到天大亮。”

她交代钟运召多写几份,贴在村头巷尾和要道路口的大树上、电杆上或农家墙头上,看的路人越多越好,婴孩就不再闹夜了。

临走时,何巫婆给了几小包药粉(其实是安眠药丸),交代马草兰晚上睡觉前用温开水冲一包给婴孩喂下。何巫婆交代完毕走后,钟运召不放心,他又来了个“土洋结合”,把小秋节抱到乡卫生院看医生。医生用听筒诊断后,说:小孩没别的病,主要是凉了肚娃,加上你们大人给他喂多了奶水而不消化导致肚疼闹夜。

这究竟是何巫婆治好的,还是医生治好的,钟运召夫妇谁也说不清。不过从那以后,小秋节晚上乖乖睡觉,不再哭号闹夜是真的了。

二、娇生惯养

转眼钟秋节六七岁了,上小学读书了。钟秋节夫妇把他当着小祖宗、小皇帝看待,呵护备至、宠爱有加,啥事都依顺着钟秋节的。

钟秋节是个挑食的孩子,母亲每顿做的饭菜稍有不合口味,他就甩筷子不吃,马草兰没办法,只好哄着他。每次做饭之前总是征求秋节的意见,他想吃什么,草兰就为他“开小灶”做什么。钟秋节想要什么玩具,只要他开口,父亲钟运召就不敢怠慢地为他买回。真是要星星不敢给摘月亮,现在家里汽车、火车、飞机、大炮、机关枪、虎狗等等玩具应有尽有,简直成了玩具经销店,买玩具花的钱差不多能盖起三间楼房。

钟秋节在小学读书时,钟运召夫妇总抽出一个人,亲自接送秋节。因为钟秋节不同其他孩子,他调皮,好惹事,还经常欺负比他年龄小、个头小、力气小的“三小”孩子们。所以,父母不放心,每天接送监护着。一天,有个叫乐乐的同学,笑他是从外乡抱养回的一个野娃子,他气得把乐乐按在地上狠打了一顿,马草兰怕钟秋节要去找他亲生父母,只好又骗道:“秋节呀,听说你亲生父母搬迁到很远的外地去了。也不知在什么地方,连邻里们都不知道啊。”

“反正亲生父母心狠不要我,我知道也不会去找他们。”钟秋节气得嘟囔着嘴说。钟秋节这孩子脾气坏,好打人惹事。这是一个星期天上午,钟秋节和几个小伙伴在门前场子打陀螺时,丁山山的大陀螺碰死了钟秋节的小陀螺,钟秋节就不依不饶,当即把丁山山骑在腿下捶打,结果一失手,打伤了丁山山的一只眼睛。丁山山的父母闻讯找到钟运召夫妇,不仅要他们拿钱在医院给山山瞧眼睛,还出言不逊地说了些难听话,怄得钟运召夫妇泪朝肚里咽。后因丁山山那只眼睛还没有彻底康复,又要钟家出钱转入大医院治疗,钟运召不同意,丁家就请律师向法院起诉打官司,结果钟家输了,又花掉不少钱。钟运召夫妇只好在心里痛恨自己命苦,抱养的这孩子咋这么不听话,光惹事呢!

谁知祸不单行,就在丁山山的事情了结还不出一个月,钟秋节又惹事了。一天,在放学的路上,钟秋节与同学王斌因为比赛跑步而落后了王斌,就不服气抓住王斌就打,还从书包里掏出削铅笔刀,把王斌的手腕划破了,幸好划的血口浅,再深一点划破动脉后果就不堪设想。事情发生后,因王斌的父母都在外面打工,他奶奶找上钟家门大吵大闹。钟运召夫妇上门赔礼道歉,给王斌奶奶拿了2000元治疗费用才了事。照说只划破点皮,是外伤,上点药粉用纱布包扎好,过几天就没事了,几十百把块钱就能解决,用不着出那么多“眼子钱”。可钟运召想到王斌的姑父是乡里副乡长,有权势,怕钱给少了王斌奶奶不满意,去乡里叫来乡长女婿更麻烦了,所以自己当个亮脚,出点“眼子钱”买“平安”。

两场麻烦事都是因钟秋节好胜、霸道所惹起。钟运召夫妇深感头疼。一天,钟运召只好温言细语说:“秋节呀,听说你在学校学习成绩很优秀,爸妈我们都为你感到自豪、骄傲。你想吃啥、穿啥、玩啥、用啥,只要开口,爸妈都尽量满足你,爸妈希望你不在外面找乱子惹事好吗?”母亲马草兰也因势利导说:“秋节,你看人家对门刘婶的女儿丹丹,学习用功,听父母话,从不在外面给大人惹事找麻烦,放学回到家里,还帮助家里做事儿,你要向丹丹学习啊。”钟秋节不仅听不进去,他还振振有词说:“她是女孩,我是男孩,我要是学她,那就是个懦弱、窝囊而没有出息的胆小鬼,我才不呢!”

那是初秋的一天上午,钟秋节见门前那棵梨树挂满的梨子已成熟许多可以吃了,就叫父亲上树给他摘几个梨下来解馋。钟运召不敢怠慢,便端来木梯靠在树干上,攀到树顶上为秋节摘梨。而秋节站在地上眼尖,他见一树枝梢上悬吊着一个特别大的成熟梨,用手指着,道:“爸爸,把树梢上那个大梨摘下来。”钟运召伸手抓不住,只好冒险朝前一步踩在一根细枝上,由于梨树枝又细又脆,还没等钟运召伸手抓住那个大个水梨,树枝突然“咔嚓”一声断了,钟运召从三四米高的梨树上摔了下来,一条右腿骨折了,当即被送进县医院救治,结果花了近万元不说,右腿成了终身残废,走路一跛一跛的,干活再也没有以前那么方便利索了。他痛心地对妻子说:“草兰呀,我这不知是哪辈子没做好事遭的孽,报应啊!”

钟运召为给钟秋节摘梨吃,右腿摔伤成残还不到半年又出事了。那是一个周六的上午,母亲马草兰下田干活,钟秋节也跟了去,他拿着一杆仿真弹子玩具枪,在用钢珠打鸟时没注意,钢珠打中了母亲的左眼,眼角膜当即被打破血流不止,赶忙叫救护车送进市区一家医院抢救,结果左眼成残,什么也看不见了。她伤心哭泣地对丈夫钟运召说:“运召呀,秋节这娃子自从抱回我们家,一天安静日子也没过上,祸事连连,光惹麻烦。现在你我两个,一个腿瘸,一个眼瞎,叫我们怎么出门见人哦。我看他就是我们惹祸的丧门星,我们不能要他了,让他走吧,我们还是当孤老,将来进福利院啊。”

丈夫钟运召听她这话,只好解释说:“草兰,什么丧门星,你别信迷信胡思乱想好么?小孩子们都是这个样,做事云天雾地,想啥干啥没个准。再说,他今年才十二三岁,生活不能自立,我们不要,又让他上哪儿去,回亲生父母家呀?我才没有这么傻呢,白为人家养活孩子。”他宽慰妻子道:“草兰,俗话说:‘哪有牛犊不抵母,哪有毒蛇不咬人呢?’你就忍受点吧,秋节他长大懂事就自然会变好呢。”

“哼!变好?我看他是永远不会变好啊。”妻子马草兰失望地说。

三、花钱远养

一晃钟秋节就十八九岁了,在童年、少年时期,他虽然坏得出奇,不断惹祸,然而在学校学习成绩还是不错的。初中、高中学习成绩都是名列前茅,被班主任老师称赞为“冒尖”优秀生。高考时,他以689分的最高分数线,被北京一家名牌大学录取。

通知书下来后,钟运召热泪盈眶把钟秋节叫到跟前,说:“秋节呀,我们终于盼到了这一天,你考上北京一家名牌大学,有出息了,为父母,为村里都争光了啊!这些年来为供你读书,我们的汗水没有白流,我们的金钱没有白花,值啊!”钟运召还嘱咐道:“秋节,到了大学后,你更要努力学习,向硕士生、博士生奋斗。”钟秋节点点头,说:“爸,这你就不用操心了。努力不努力全在我自己哦。”钟运召觉得也是,学习好坏在自己,大人再急也没用。

为庆贺钟秋节考入京城名牌大学,钟运召还兴师动众,请来厨师做场子,大摆宴席,把亲朋好友、左邻右舍乡亲们都请到家里吃酒热闹。村支书老陈端起酒杯走到钟秋节面前,语重心长地说:“秋节啊,你给咱们山村争了光,大叔我敬你一杯酒,希望你在大学里学习努力,成绩更优秀。当然,儿行千里母担忧,希望你在学校里别忘了父母,假期、年节一定要回家看看父母,没有父母的艰辛培育,你也没有今天的荣耀啊!”钟秋节说:“陈叔,我远在千里之外,常回家看父母也不现实,你是村里的领导,村民的当家人,你常到我家嘘寒问暖,替我关心一下他们就是了哦。”

老支书点点头说:“我关心那是当然,你当儿子的可别忘了父母哦?”

钟秋节不语。

钟秋节走的那天,钟运召夫妇早早起床忙碌,为秋节坐火车准备吃的。还给秋节买了两套时髦服装,让他走进大学后,穿着在老师、同学们面前体面、形象,不丢农村父母的脸。因为这个村历来就没有出现过名牌大学生,像钟秋节这样国家级名牌大学生还是第一个,也是村里的荣耀。因此,村干部还请来响器班吹吹打打欢送钟秋节。村支书老陈亲自为钟秋节戴上大红花坐车,一路风风光光,好不热闹地把钟秋节送到火车站。

儿子钟秋节走后,家里只剩下钟运召夫妇,又回到了原来的那种宁静。晚上,钟运召躺在床上欣慰地与妻子马草兰扯起了家常,他说:“草兰呀,秋节虽然是我们抱养的孩子,这些年来为我们惹了不少祸事,让我们心血耗尽,金钱花光,但总的来说他还是不错的。现在考上国家级名牌大学,为我们家庭,为村里干群都争了光。他进入大学后肯定要花钱,我们要尽量满足他啊!”

妻子马草兰叹气道:“秋节这娃子什么都好,就是脾气犟,好惹祸事。自从有了他,咱家不是今天这事就是明天那事,无一日安宁,多年来的血汗积蓄全因他花光了啊!”钟运召自慰道:“草兰,钱像嫩韭菜,今天割光了,明天又会‘长’起来,怕啥呢?你睁眼看看,现在哪个父母辛辛苦苦挣的钱不都是花在了儿女身上吗?望子成龙,家庭荣耀,花再多钱也值呢!”

再说钟秋节,进入大学后,恰巧又跟来自北京、上海、广州的五个大城市同学住在一个寝室,而这五个同学不是大官的少爷,就是老板的公子,经济条件都好,用钱毫不在乎。唯独钟秋节是来自农村,与人家比,从各个方面都是天壤之别,攀比不起。然而钟秋节却不自量力,跟着人家一样摆谱。他是这样想的,钱花光了就打电话找家里父母要,他们不敢不给。于是,他就伙同寝室五个“富二代”同学一到周末晚上就在校外饭店喝酒、茶楼喝茶唱歌,轮着请客。钟秋节这乡下农家孩子,怎么能跟大城市的富人孩子们攀比呢?入学才两个多月,身上带的1万块钱就挥霍光了,他忙给家里打电话要速汇1万元。

马草兰惊讶地问丈夫钟运召:“运召,秋节带的1万元还没三个月就花光了,顿顿在买啥子吃呢?唉!这样下去,我们受不了啊!”钟运召解释说:“草兰,你没上过大学不知道,大城市大学生活费就是高,平均一天吃掉几十百把元很正常。”他“嘿嘿”一笑,说:“草兰,你以为供出个大学生恁容易呀?三四年下来少说也得十来万呢。”

妻子马草兰听他这话吓得快要昏厥,说:“运召呀,我们靠刨二亩农田收入,怎么供得起秋节他读大学啊!”钟运召宽心说:“别怕,车到山前必有路,人不能被尿憋死,我自有办法呢。”钟运召嘴上在这样宽心妻子,他自己也在划算着:真要这样下去,我老钟也要卖房子呢。他拿出存折翻翻看看,上面不足3万块钱了。除满足秋节生活费用外,自己还要活命,还有礼尚往来的人情债开销,这一点钱如同腿弯里的汗,一伸都干了,经不住用哦。

钟运召把1万元汇出还没两个月,钟秋节又给家里寄回快递信,说要买部智能苹果手机,原来那部手机坏了不能用,要老爸速给他汇1万元过去。钟运召看了快递信后,无可奈何,只好又在存折上支取出1万元汇给了钟秋节。

1万元汇出不久,钟秋节又打电话回来,说他快读大二了,想提前买台笔记本电脑用,要父亲给他用加急特快汇5000元过去,他将就买台一般的笔记本电脑。钟运召接罢电话后很理解秋节的心情,他认为秋节入学时就该买台电脑带上,现在快大二了还没电脑咋行呢?于是,他就和妻子马草兰商量,打算把屋后那几棵秋树、杂木树及竹林里竹子砍掉一部分卖,凑1万元给秋节寄去,买电脑剩下的他作为生活费。不管怎样,存折上两万块钱暂留着,不能动用。”

妻子马草兰说:“运召呀,你咋睡在磨盘上想转转主意呢?那几棵大秋树是留着我们做万年屋(棺材)用的,卖掉它,我们将来老了腿一伸眼一闭(死的意思)睡什么?再说,那秋树,那杂树和那片竹林都卖了,我们‘活尾巴’没了,以后日子咋过啊?”钟运召摆摆手说:“头疼医头脚疼医脚,别想那么多。再说,我们才接近60岁,身体又好,还会挣。三四年后,秋节毕业参加了工作,有了工资,我们还愁买棺材的钱吗?”妻子马草兰听了丈夫钟运召这话,她说:“运召,你是当家男人你做主,只要以后你不后悔就是了。”

四、苦心白养

钟秋节在大学四年里,只有一年回家同二老过了个春节,其他三年的暑假、寒假不是在学校看校度过,就是在同学们家里轮流混过。为此,钟运召夫妇感到很是失望,他们认为抱养的孩子还是不如亲生的,纵然是“瓜在连子,而子却不连瓜”,没有感情,在白养他啊!

“现在有啥办法呢?白养也要把他白养到底哦。”钟运召说了这话后,就打电话问钟秋节:“秋节,学校每次节假日休息,你咋就不回来看看我们呢?你妈想你都想病了哦!”钟秋节在电话那端撒谎说:“爸,不是我不想回家,而是校领导要安排我留校,我有啥办法呢?再说路途遥远,往返车票就得几百块,我也心疼钱呗。只要我能在电话里问候问候您二老就不错了,何必要花钱坐车往返耽误时间呢?”听了钟秋节这话,钟运召夫妇想想倒也是,再也没有责怪他了。

这天,钟秋节总算回家了。那是他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之后的第一次回家。

钟秋节这次回家有两个目的:一是向父母报喜说他毕业后在京城找了一份薪水高的满意工作。上班不久就在单位谈了个情投意合、心心相印的漂亮女朋友;二是还是找父母要钱,至少是10万元,说是给女朋友买衣服和结婚办酒席用。钟运召夫妇俩一听到“钱”字头就大了。钟秋节在北京找到一份薪水高的好工作,又在单位谈了个漂亮女朋友,马上要结婚,这当然是好事,而找父母要10万块钱结婚用,这让钟运召夫妇接受不了。这几年家里积蓄的一点辛苦钱全为他读书花光了,现在又狮子大开口要10万,就是把二老的皮剥了也卖不到10万啊!钟运召夫妇以商量的口气,说:“秋节,你结婚能不能在家里办?乡里乡亲的,他们会怎么看我们?”

“不行,不行。”钟秋节摆摆手说:“人家姑娘身居北京,家庭条件那么好,她愿意跑千里来到咱们这农村山沟里举行婚礼吗?再说,咱家这房子又旧又窄,简陋不堪,人家根本看不习惯。”秋节这话,钟运召夫妇觉得也是。只好回话说:“好好,听你的,就在北京结婚吧,家里拿不出10万元,我们想办法去找亲朋好友借。”

钟秋节在回家呆了几天,他实在吃不惯,住不惯。特别见村里人们都住上了楼房,添置了高档家电,唯独咱家住的还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盖的三间小平房,一进屋就感到寒酸,家里除了一台17英寸的老牌电视机外,其他空调、电冰箱、太阳能、电子打火灶什么也没有。到了夏天,上顿吃不完的剩饭剩菜没冰箱存放,隔夜就变质坏了,吃着很不卫生;晚上热了还是只摇个传统蒲扇,洗澡时用的还是过去那种木盆装温热水用毛巾沾水擦擦擦,很不舒服。他便问父亲钟运召:“爸,我们家为什么不安装空调、太阳能、电冰箱和电子打火灶呢?这两三样东西顶多几千万把块,难道就买不起吗?”钟运召解释说:“秋节,不是老爸我买不起,是因为这些年来要供你读书,我们能节省就节省,供你读书是大事啊。”

钟运召这话,钟秋节不仅不理解二老的苦心,反而还放下脸反问道:“爸,你们老两口开口闭口就说为了供我读书花钱,好像我是你们家里‘化钱炉’,给这个家带来了经济压力。我来问一句,村里那些住楼房的、置高档家电的家庭,难道人家就没有孩子读书吗?哼!自己没有能耐,总拿供我读书花钱为理由!”钟秋节说这话,钟运召听了只好木着脸,什么也不说。

村干部知道这情况后,认为钟秋节不该说这种忤逆不孝的伤情话,他们便换种方式来劝说教育一下钟秋节,让他理解父母对他的一片苦心。这天,村干部特请钟秋节到酒店吃饭。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后,村支书老陈放下筷子引起了话题,他问道:“秋节,听外面人说,你对你父母没什么感情是吗?秋节娃呀,你是大学生,是知识分子,我不说你也知道,你虽然是钟运召夫妇抱养的,可他们把你看得比亲生骨肉还亲啊。这些年来,二老为了供你读书,望你成龙,总是起早贪黑,面朝黄土背朝天地勤扒苦做、省吃俭用,连件像样的衣服都舍不得买,把钱省下供你读书。现在你大学毕业了,参加工作,不能忘掉养育恩,要常回家看看,暖暖二老心啊!”老支书话音刚落,村主任小刘也接话道:“秋节兄弟,老支书说的没错,要不是钟家抱养了你,你也可能被亲生父母抛弃了。摸着良心说,钟家夫妇一直以来对你宠爱有加,关怀备至,你要知恩图报,可不能忘恩负义啊。”

老支书和村主任这话,钟秋节好像听不进。他抿了一口酒,说:“陈叔、刘哥,你们说的这些我都知道,也没错。可话再说回来,如果钟家有儿有女,他会抱养我吗?会把我当着亲生子看待吗?他们对我好,目的是想我将来赡养他们。唉!我远在北京,不常回家,怕是靠不住啊!”村支书、村主任听了钟秋节这话,都在心里替钟运召夫妇担心,老两口这些年来算苦心白养了他哦,老了指望他赡养,怕是灯芯草抵门——靠不住啊!支书和主任只是在这样想,他们没把秋节的话告诉钟运召夫妇。

钟秋节目睹家庭破旧寒酸样子和吃不习惯的每顿饭菜,很想提前离开,但10万块钱还没到手,他只好再忍耐、坚持几天。这天,钟秋节见父亲借回、凑齐了10万元,还从银行办了张全国现金通用卡,钟秋节得到卡后,就想立马坐飞机“飞”回北京。母亲马草兰以商量的口吻说:“秋节,后天就是你老爸59岁生日。按照农村传统习俗说法,男过虚,女过实。你爸59岁就是过60岁生日,也算是寿星生日,我们还想把亲朋好友请来热闹热闹,你就坚持两天,等你爸的生日过了再走好吧?”

钟秋节勉强回答说:“好好,我再艰苦两天吧。”

钟运召60岁生日刚过的当天下午,钟秋节就要坐飞机走,钟运召夫妇无奈,又在厨房忙碌煮咸鸭蛋,卤五香全鸡,烙糖馍饼等准备让秋节带上坐飞机吃。秋节见二老在为他准备了不少好吃的,倒也还说了句人话:“爸,妈,我坐飞机三两个小时就到了,用不着带吃的。你们二老在家辛苦,留着你们吃吧。”

钟秋节走时,钟运召夫妇一个手拖拉杆旅行箱,一个肩扛着旅行大布包,把钟秋节送到国道客运站台坐车到飞机场。路上,钟运召夫妇语重心长地叮咛道:“秋节啊,不管怎么说,我们把你养活了二十四五岁,现在你读书有成,出息了,我们替你高兴。现在我们二老对你没有什么奢望,只希望你婚后过得幸福,想起我们的时候打个电话回来问候一声,我们也就满足了啊。再就请你把结婚照寄一张回来,让我们也看看儿媳妇长得是啥样的啊。”

“好的。”钟秋节只回答了这么两个字。

五、还靠老养

一年又一年地过去了,钟秋节不仅结了婚,而且有了宝宝。宝宝出生后就请了个“月嫂”进门护理。这“月嫂”薪水颇高,每月工资接近1万元,这让钟秋节小两口每月合起来的工资,一多半付给了“月嫂”,钟秋节有些吃不消,他又在父母面前打起了主意。

这天,钟秋节给父亲钟运召打电话报喜说:“爸,我现在有了小宝宝,取名叫钟浩,非常漂亮可爱。因我们两个人都在上班,没人看护孩子,只好请了个‘月嫂’护理,每月工资上万元,经济负担很重,所以让家里再支持点,汇寄三两万块钱过来补贴家用。”

听钟秋节报喜说有了小宝宝,钟运召夫妇俩高兴不已。可一听说要钱,又被吓黄了。钟运召在电话里叫苦不迭说:“秋节,老爸我又不是银行,上哪儿给你弄三两万元呀?秋节,我们家经济来源如何,你是盘里生豆芽,根瓣都一清二楚。咱们庄稼人就是靠种二亩地收粮和养几头猪羊卖点钱,除此外,哪还有钱路啊!秋节,你也该替我们二老想想啊!现在还欠外面10万元债啊!”

“算了算了,一提到钱你们总是叫苦连天,好像还要我给你们几个。两个大人连一个孩子都供养不起,当初你们就不该抱养我。告诉你老爸,你们打电话要的结婚照和宝宝出生照我都照好了,照片也洗出来了,只要你们汇钱过来,我就把照片给你们寄回家。否则,休想见到我们。”说完,钟秋节“啪”地关掉手机。

片刻,妻子马草兰从菜园回来了,她一进门,钟运召就把秋节打电话要钱的事如实说了,马草兰唉声叹气道:“老话说得好:‘田要自耕,子要自生。捡来的、抱养的儿女都是离心离德靠不住。三天两头要钱钱钱,在把我们朝死路上逼啊!”

人常说:“天上不会掉馅饼。”然而钟运召这回是喜从天降,真的掉下一个大馅饼。这馅饼不是别的,正是他夫妇俩想的盼的发愁的——钱。

是这么回事:最近,国家新建设的一条铁路要从钟运召家经过,他的房正在补偿之列,不但可以还了10万元外债,还能盖起三间两层新楼房呢!钟运召夫妇本来不想把这事告诉钟秋节,可思来想去又觉得不妥。钟秋节虽然是抱养的,没有血缘关系,忤逆不孝,没有真实感情,但他现在还毕竟姓钟,名誉上还是我钟运召的儿子,不能不告诉。再说,这纸里包不住火,如果秋节迟早知道了,会与我们闹个天翻地覆,鱼死网破呢。到那时,我们有理也就没有理了。想到这里,钟运召还是把这事告诉了钟秋节。他想,钟秋节是个大学生,懂得国家建设对占用农民房屋土地的补偿有关政策,通知他回来后说不定还能多算几个补偿费呢。于是钟运召就给钟秋节打电话报喜,说了家乡修铁路从自家房屋、树林经过的事和补偿事宜。钟秋节听到这个消息后,高兴得快要跳跃起来,他认为瞌睡来了枕头,我又发财了!并立马给父亲钟运召回电话说:“爸,这是好事,我明天就请假坐飞机回来,把你的儿媳妇,你的小孙子一起带回来,让你们二老高兴高兴看个够。”

因家里房子陈旧、室内简陋,又不太卫生,钟秋节怕爱妻看不习惯,吃不好,睡不好,回到家后,他们一家三口就在附近集镇宾馆开房住了下来。钟运召夫妇目睹钟秋节这种回家不住家,虽然心里不是滋味,但也很理解。因为儿媳妇是北京姑娘,从小就在糖水里泡大的,吃的讲营养,用的讲高档,洗的讲卫生,睡的讲舒适。咱们这破旧不堪屋子是有点容不下人家,所以钟运召夫妇什么也没说,仍然笑容满面,热情款待。每顿精心调剂生活,鸡鸭鱼肉样样全,一日三餐不吃同样饭,钟秋节小两口倒还是感到挺满意的。

钟秋节回家的第二天,钟运召就让他与铁路建设指挥部洽谈补偿事宜。在村干部的协调下,最终赔偿了钟家拆迁房屋、宅基地、竹林、树林等共计88万元。钟秋节见了这88万元后,喜得他两眼就发直了,恨不得一人独吞,立马带走。

机关算尽的钟秋节,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他嘴甜如蜜地对钟运召夫妇说:“爸,妈,房子拆掉后就别再操心盖了,你二老暂时租间房子住下,等我将这笔钱带回北京后买套商品房装修装修,然后把你们二老接到北京去住,享享晚年清福,不再呆在这山沟里土里刨食辛苦受罪了啊。爸,妈,我不说你们也可能知道,现在北京房价特别高,买套三卧两厅130个平方米的毛坯房就得百十万,加上简单装修,就得更多啊。这点钱根本不够,我还要借呢。”

钟秋节这话,钟运召领会到意思,他想一人独吞,给二老“干巴眼”。他忙说:“秋节,你看你爸你妈,一个一条腿瘸了,一个一只眼瞎了,去北京那地方,丢你们小两口的脸啊,我们还是呆在山沟里多见树木少见人的好啊。”钟秋节见二老不肯放钱,又用甜言蜜语来迷哄二老,说:“爸,妈,这可不行。俗话说,‘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你们俩一个腿瘸,一个眼瞎,都是因我从小不懂事惹的祸。现在我大了,懂事了,决不会再伤你们二老了。”别有心计的钟秋节,说着说着就“扑通”跪在钟运召夫妇面前,他的爱妻也随之跪下。儿媳妇还说:“爸,妈,您二老就答应秋节,跟我们一起到北京过吧,我们会好好孝敬你们,弥补秋节他以前的无知和过错。”

钟运召夫妇见儿媳妇也跪地在这样求说,赶忙扶起他们小夫妻。马草兰握着儿媳妇双手,感激涕零地说:“好孩子,我们去北京住,给你们找麻烦,真不好意思啊!”儿媳妇说:“妈,看您说哪里话来,再麻烦,我们当小的也是应该的呢。”就这样,补偿的88万元,钟秋节只给钟运召夫妇留下13万元——还10万元债及3万元生活费用,剩下75万元,钟秋节从银行办理了一张现金通用卡揣在了身上。临走时,钟秋节骗钟运召二老说:“爸妈,耐心等着吧,待房子买好了,装修了,我们就回来接你们二老。”

转眼两年、三年过去了,钟运召夫妇日思夜想,望眼欲穿也不见钟秋节回来接他们。打电话,他的手机号码也换了,老打不通。老两口这才恍然大悟,方知上了这个良心让狗吃了的钟秋节这畜生的当,钟运召老两口欲哭无泪。后悔的是,之前他们忘了问钟秋节住在北京什么地方,在哪个单位上班。这无的放矢,就是报警也难以查到钟秋节这畜生的地址哦。老两口无可奈何,只好抱头痛哭说道:“抱养的孩子靠不住,无儿无女的老人们,还是靠住进政府养老院稳当、幸福啊!”

最终,钟运召二老还是进了乡政府办的养老福利院。

论文仓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够精彩?
上一篇 : 怕冷的恐龙
论文仓(lunwencang.com)汇总了汉语字典,新华字典,成语字典,组词,词语,在线查字典,中文字典,英汉字典,在线字典,康熙字典等等,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邮箱: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9-2024 论文仓 lunwencang.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2021003759号-1